白色手机  强盗和小偷并不是高尚的职业,但这一行从古至今从未消亡°  马强就是其中一名°他正懒洋洋地斜倚在街心公园的一张长椅上,一双锐利的眼睛四处搜索着°  熙来攘往的人流中,马强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同行,这个时候他总会会心一笑°他曾经也是一名扒手,现在已成长为一名大盗°  马强喜欢欣赏街头各色各样的女人°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女人对他始终是个谜°  马强会给女人划分等级,对于那些高贵美丽的女人,他总怀有一份憧憬°假如自己能拥有这样的女友~~可他知道永远不可能°他只是个贼°  一个姣好的身影闯入马强的视线°他惊得张大了嘴----那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,正行色匆匆地穿过街道,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令男人疯狂的魔力°  几个提着公文包的男人撞在了一起;司机为了停下来打量她,差点儿造成追尾°  
护花贼
这时,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迎面撞上了黑衣女人,女人手中的提包掉在了地上°男人说着抱歉,替她捡起提包,匆匆离去°  小个子男人撞上黑衣女人的一刹那,马强的眼睛仿佛高速摄像机,飞快地抓拍下小个子男人的一举一动°在迎面相撞的那一刻,小个子的手已经伸入了提包中°他的目标是钱夹,可惜黑衣女人站立不稳,牵动了提包,钱夹从他的手指间溜走了°他只好退而求其次,顺到了一个白色的手机°  马强往小个子男人的方向追去°他抄了条近路,赶到前面,装作吸烟°当小个子从他身边经过时,他扔掉烟蒂,突然一个转身,正好撞上小个子°  小个子瞪了他一眼°马强说了句不好意思,转身离开°  那个白色的手机就这样易主了°当马强打算去寻找那个黑衣女人的时候,她已经淹没在人海里°  马强相信,他一定会再见到她°  绝色佳人  夕阳沉入了地平线之下,河堤上没有一个人,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眨巴着眼,忽明忽暗°  马强想不通为什么黑衣女人会约他在这里见面,一家宽敞明亮的咖啡厅对她不是更加安全?他可是一个贼,她不怕吗?  马强夺回手机后,那个女人打来了电话,声音惊慌: 先生,我只想拿回那个手机~~我可以付给你更多的钱~~   马强想说他不在乎钱,但还没开口,就被打断了°   我不管你怎么得到手机的,那里面有对我很重要的东西,虽然不值钱,却很重要°我希望你可以把手机再卖给我°   马强被当成了贼°他无法否认,他本来就是个贼°  她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睫毛后面那一双忽闪的大眼睛正打量着马强°  马强从这双眼睛里感到了一种温暖°他傻傻地盯着对方,直到女人皱起了眉,他才发觉自己的失态°连她皱眉的样子也是那么迷人°  马强开始全身发热,一种难以按捺的冲动在身体里翻滚着°这里人迹罕至,如果马强有非分之想,她根本就逃不出他的魔掌°可她那张单纯无辜的脸表明她根本没有想到这种事°她的声音温柔,微微发颤,任何听到的男人都会去怜爱她°   我不要钱,手机可以还给你,不过~~ 马强也弄不明白脑子里为什么会闪过这个念头, 你得答应做我女朋友°   她满脸诧异,沉默了一会儿,说了声 好 °  这个回答让马强乐了,他认为高贵的她应该会拒绝°他当然知道她只是骗骗他,他又想到了一个恶作剧: 既然是我女朋友,那,亲我一下°   马强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,更不用说眼前这么一位绝色美女°他行窃的时候,从容镇定,可面对这个女人,他感觉到身体不停地哆嗦°  她凑了过来,微微踮起脚尖°一股女人的体香扑面而来,马强感觉到一个温润如水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嘴唇,他仿佛被电击了°他闭上眼,陶醉其中,卸下了所有的防备°  一股强大的电流贯穿了马强的全身,他倒在地上°她的手上握着防狼器,正 吱吱 地发出一串串电流声°她蹲了下来,在马强的身上摸索着,却没有找到手机°她不停地用脚踢着马强,哭喊道: 还给我~~   她的力气渐渐耗光,无奈地蹲在地上,放声痛哭,瘦小的双肩不停地抽动着°  马强渐渐恢复了知觉,他艰难地爬起来°他感觉到这个女人需要一个拥抱,便搂住了她的肩,她没有反抗°马强温柔地说: 我还给你,我这就去拿°你等我°   女人抹干眼泪,反复地确认是不是真的会还给她°最后,她留下家里的地址,叫马强送过去°她说她得先去趟医院,晚上八点的时候,她应该会回家°  其实她已经没有了 家 °  血与《故事大全-灵异故事-鬼故事-尽在99奇闻网》《故事大全-灵异故事-鬼故事-尽在99奇闻网》弟弟  马强端详着这个白色的手机,他本来是不打算轻易还给她的,因为一旦交出去,他们的联系就彻底断掉了°  马强呆呆地望着车窗外飞逝的灯火,再一次沉醉在与她那淡淡的一吻之中°  马强赶到那里已经是八点过十分了°他轻轻地拍打着房门,无人回应°他开始感到难过,从此之后,他与她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°  马强加重了力道,依然无人应门°开门对他而言轻而易举,可他不想这样做°他掏出白色的手机,开机后,回拨她先前打来的那个电话,提示已关机°  马强不经意地望了望脚下,一滩红色的液体从门缝浸了出来°他心头一紧,麻利地打开了房门,眼前的一幕让他呆住了°  室内的地板上有着一道道拖动过的血迹,墙壁上溅满了血斑,室内的家具一片狼藉°  马强渐渐冷静下来,在散乱的物件中小心翼翼地翻找着线索°他掀起墙角的一叠杂志,地板上有几个用血写的字:救弟弟°  她的弟弟是准?难道弟弟有生命危险?她自己呢?马强不敢再想下去,他查看着手机通讯录,有一个号码标注的名字正是弟弟°他拨了过去,电话接通的一刹那,传出一个小男孩兴奋的声音: 姐姐,你上哪儿去了?你不是要来给我庆祝生日的吗?   神秘男子  小男孩叫豆子,只有十岁°  马强谎称自己是他姐姐的朋友,说她有事耽搁了,所以由他来给豆子庆祝生日°  豆子有点儿失望,可还是勉强挤出笑容,在众病友的簇拥下吹灭了生日蜡烛°  马强从主治医生那里得知了豆子的病情,豆子急需一笔巨额手术费°医生略带尴尬地说: 如果你能联系上许小姐,麻烦通知她一下,不能再拖了°   那个可怕的念头再次出现在马强的脑海里,他之前一直不敢去接受,她也许已经~~  她姓许,马强喃喃地念着这个姓,走出了医院,走进了黑暗中°  手机响了起来,她的那个手机,他忘了关°是谁打来的呢?是她的朋友?  马强接通了电话: 清问哪位?   来电的人叫黑仔°对方迟疑了片刻,道: 手机是你捡着了吗?能不能还给我?   马强顺口撒了个谎,约定了见面地点°他认为黑仔与她的被害一定有关系°  马强坐在落地的玻璃窗旁,时不时端起咖啡杯抿上一口°  黑仔身着一身黑衣,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帽沿压得低低的,似乎不想被人认出他°他开门见山地道: 手机呢?    在身上°    这是一万块钱,算作答谢费° 一摞钱被报纸包得严严实实,放在了桌上°  马强笑了,他压抑着怒火: 我要一百万° 一百万正好够豆子的手术费°  黑仔好像并不吃惊: 原来你和姗姗是一伙的,早知道只要一百万,她可以早说嘛,何必弄得这么费事°   她叫姗姗,许姗姗°马强终于知道了她的姓名°他听出了弦外之音,姗姗已经不在人世°凶手就在他的面前,他要替她报仇°她是他的女友,她答应过的°   我得花时间筹钱,明天联系你,保持开机状态° 黑仔收起桌上的钱,转身离去°  马强跟了上去,打算查出他的落脚点°黑仔上了一辆车,飞快驶离°马强只好作罢,不过他记下了车牌号°  小偷们分布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只要马强想打听,很快就能得知这辆车在什么地方出现过°  百万巨款  为什么人人都想得到这个手机?它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?  马强翻遍了整个手机,发现了一份加密的文档°这份文档里有些什么呢?手机里有不少姗姗的自拍照°马强愣愣地望着,一种由甜蜜和愤怒夹杂的情绪在他的内心激荡着°  此刻,马强正站在一栋废弃的房屋屋顶上,前方是一片废弃的停车场°不一会儿,那辆熟悉的车出现了°车内只有黑仔一个人,后面并没有跟来其他车辆°马强跳下屋顶,向着停车场走去°  黑仔下了车,手里提着一个沉沉的袋子,扬声道: 这是一百万,手机呢?    钱先扔过来°   黑仔笑了笑,把袋子扔了过去°马强打开袋子,里面是满满的一沓沓的百元现钞°  马强向着黑仔靠近°手机总不能扔过去,当手机即将落入黑仔手里时,马强的拳头已经击在了他的脸上°  马强的手里多了一条结实的绳子,勒住了黑仔的脖子°黑仔奋力反抗,却无法动弹°   姗姗是不是你杀的? 马强涨红了脸°  黑仔艰难地吐出几个字: 不~~不是~~我不~~知道°我只是听老板吩咐°    你老板是谁?    江义海° 话音未落,马强打晕了黑仔,拾起地上的袋子,往黑暗中走去°穿过停车场,他来到了马路上°黑暗中,一辆车飞驰而来,马强的身子飞了起来,重重地跌在地上°  马强的意识变得模糊,他仿佛看到了姗姗°难道是天堂的她来迎接自己了吗?  一个身影拾起了地上的钱袋,上了车,呼啸而去°  搏斗之后  马强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,在医院躺了几天,就匆匆出院了°他得报仇,为姗姗,更为自己°  江义海是义海集团的老总,一个十分低调的商人°马强采用蹲守的方法,开始跟踪江义海°  黑仔是江义海的特别助理,时刻跟在他的左右°江义海在蓝屋区有一栋别墅,他的作息十分规律,除了一些必要的应酬,只在公司与家这两点一线上活动°  马强已经监视这栋别墅几天了°从高倍望远镜里,马强发现江义海的别墅里有个小金库°  马强的计划是拿走一笔钱,除了救治姗姗的弟弟,他还要拿走自己的一份°然后,替姗姗报仇°  绕过小区保安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,马强已经潜到了别墅里°保姆在弄完晚餐后就离开了°马强径直上了二楼°四处静悄悄的,马强把耳朵贴在江义海的房门上,能清楚地听到他发出的鼾声°  向前走,就是书房,书房里有一个保险柜,这就是江义海的小金库°  马强没有径直走过去,他蹲了下来,贴着墙壁往书柜那边移动°通过几天的观察,他发现书架上的一本书里藏着摄像头°如果不是江义海去检查过,马强永远不会知道°他伸出手,把那本书转向门口,于是保险柜这一块成了盲区°  马强从包里拿出各种工具°虽然这种类型的保险柜他是第一次接触,不过他相信,只要有充足的时间,他一定能把它打开°  咔----  清脆的一声,保险柜开了°马强开始往背包里转移财物°一切妥当,他正准备站起来,一阵风声从耳后传来,头部一阵剧痛°  灯亮了,江义海手上握着一根棒球棍,再一次向马强袭来°不知道是不是车祸的后遗症,马强的眼睛时常模糊°  刀子顺势滑到了马强手里,他向江义海挥舞着°在一番搏斗中,虽然刺伤了江义海,可马强自己并没有占到上风°  马强手中的刀子被打掉了,江义海扑了上来,抓起地上的刀子刺中了马强的左胸°马强一声咆哮,一脚蹬开江义海,跌坐在门口°  不停流出的血一点点带走马强的体力,他开始感到绝望°江义海发出了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,反手捂着后背°门口站着一个人,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刀,正是许姗姗°   是你吗?姗姗° 马强顾不得胸口的疼痛°姗姗还活着,这是世界上最值得高兴的事°   你快走,这里我来处理° 姗姗拾起地上装满珠宝的背包,递给马强°   你呢?你不会有事吧? 马强望了望倒在地上的江义海°   快走,我会处理的°   马强相信她°他背上背包,捂住伤口逃了出来°他翻过围墙,来到了大路上°   抓小偷° 四面八方突然传来叫喊声,一群小区保安冲了出来,打算围住马强°  马强拔足狂奔,在车流中闪躲着°一束强烈的光从远处射来,马强在那一片光晕中,似乎再一次看到了姗姗那甜美的笑容°他被卷入了车底°他临死前最后闪过脑海的一句话是: 对不起°   百密一疏  电视里正播放着本城新闻:义海集团主席江义海逝世之后,他的太太发起了义海儿童慈善基金°基金第一个救助的对象是一位叫豆子的孤儿°  画面中出现了许姗姗的身影----她走进了病房,豆子跳下床冲进了她的怀里,不停地叫着 姐姐 °许姗姗正是江义海的太太,她发表了一通演说,希望把对丈夫的思念、对丈夫的爱延续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°  电视前的许姗姗笑了,她对自己的演技非常满意°她已经搬出了别墅,她对外说她不想再面对那个伤心的地方°  许姗姗喜欢小孩子,当她意外流产时,她的心碎了°医生告诉她,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°丈夫江义海对她的态度也变了°他们签订过婚前协议,如果许姗姗无法为江义海繁衍后嗣,他们就离婚,并且她分不到一点儿财产°  有一次,许姗姗去了江义海的公司,趁他不备,把江义海从事不法生意的证据拷进了手机里,打算以此要挟,分得一份财产°  不巧的是手机被盗,她认识了马强°从这个年轻人燃烧着火焰的眼睛里,她发现了他的弱点°当她的唇吻上他的时候,她更加确定了°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魅力°她想出了一个新的计划,她打算借马强之手,除掉江义海°警察根本不会怀疑到她身上,因为马强是个贼°入室抢劫杀人,实在是太合理的解释°  驾车撞伤马强,拿走一百万,也是为了进一步激起马强的复仇心°  这时,传来一阵敲门声: 警察,清开门°   许姗姗打开房门,一脸错愕地望着警察°   许姗姗,现在正式怀疑你与江义海被杀案有关,这是逮捕令°   许姗姗那纤细无骨的双手戴上了一副冷冰冰的手铐°她永远不会想到,被马强移动了的书里的摄像头,正好拍下了她在门口行凶的过程:许姗姗待马强逃走后,用带着手套的手拾起马强的那把刀子,往江义海的胸口扎了下去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