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七四六年,郑板桥上任山东潍县知县°此日,他正危坐公堂批阅公函,有人伐鼓鸣冤°郑板桥叮咛衙役将伐鼓之人带上堂来°伐鼓之人是一个哑吧,跪在地上呈上状子°郑板桥细看之下,大白结案情°哑吧本来会措辞,五岁时生了一场病才掉声不克不及说活,但耳朵却好使°哑吧有一个同胞哥哥,怙恃接踵归天后,留下一年夜笔财富,其哥哥想独吞家财,便狠心肠将哑吧赶出了家门°前任县令因哑吧的哥哥拒不认可哑吧是他的胞弟,又苦于没有证据,对哑吧的起诉不予理会,哑吧每次去衙门起诉,都被杖责赶出°郑板桥受理了此案,立即传哑吧的哥哥到堂°哑吧的哥哥仍是像之前一样说哑吧不是怙恃的亲生骨血,是怙恃从外面捡回来的野孩子°哑吧怙恃已归天,无人作证°郑板桥知道假如没有足够的证据,哑吧的哥哥是不会认账的,只好公布退堂,择日再审°郑板桥略一思考,便有了法子°待哑吧的哥哥分开后,他叫住哑吧,对他说: 你从今天最先,守在你哥哥门前,一见他出门,就上去狠狠地扭打他° 哑吧眨着眼睛,迷惑地看着郑板桥,摇摇头,意思是不敢如许做°郑板桥说: 你不要有任何挂念,虽然照我的话去做,出了问题有本官为你作主° 哑吧这才颔首离去°哑吧果真按郑板桥教的方式去做了°他守在哥哥门前,看到哥哥出来,就拿着一个木棒冲上去把他打得头破血流°随后几天又再次殴打哥哥°旧伤未好又添新伤,哑吧的哥哥被追打得没法,不敢出门《汗青故事,古代故事,汗青小故事,汗青人物故事,闻名汗青故事,古代汗青故事!汗青故事,古代故事,汗青小故事,汗青人物故事,闻名汗青故事,古代汗青故事》,只好到县衙来起诉: 哑弟不尊礼制,屡次殴打亲兄° 郑板桥传哑吧到堂后,最先审理此案°郑板桥问哑吧的哥哥: 哑吧出手伤人,其罪不小,本官必然为你主持合理,还你平和平静°但遵照我年夜清律条,殴打你之人假如是外人,只作一般斗殴论处:假如是亲兄弟则须严加惩办°请问,哑吧是你的亲兄弟吗? 哑吧的哥哥不知是计,只想赶紧重办哑吧,免受其继续殴打,他盯了哑吧一眼后说: 他是我同胞兄弟° 哑吧的哥哥说完望着郑板桥,等着他的宣判°没想到郑板桥厉声喝道: 既是你亲兄弟,为什么不将怙恃留下的家财分一半给他?分明是故意独有! 这~~这~~ 哑吧的哥哥一下傻了眼,刚刚大白落入了县令设置的骗局中°郑板桥立即差人押着他俩回家,盘点家财,对半等分°哑吧终究获得了他应得的那一半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