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. 斗胆的投资  赵恒的皇后郭氏,贤慧淑德,执掌后宫,善待嫔妃及宫女内侍°郭皇后素性俭仆,否决侈糜,同赵恒装神弄鬼、浪费无度的作为构成光鲜的对照°她不但本身厉行节俭,就是族人进宫看望她,衣饰穿得略微富丽些,她都要严词戒勖°外家人常在她眼前嘀咕,想谋个一官半职,她也历来不准许°恰是因为如许,赵恒很是恭敬她,夫妻之间举案齐眉,历来没有红过脸°   景德四年(一00七年),她跟班赵恒到西京洛阳拜祭诸陵,途中偶染风寒,回京后竟一病不起,虽经太医诊治,没有任何好转,猝但是逝°谥称章穆皇后°  郭皇后归天后,宫中还稀有名嫔妃,最得赵恒宠眷的属刘德妃,次为杨淑妃°  刘德妃就是后来着名的刘皇后°说起这个刘皇后,很有些传奇色采°  刘德妃本来是一个花鼓女,一个偶尔的机遇,使她当上了嫔妃,尔后的平生与宋代的政治慎密相连,乃至对北宋政局发生了主要影响,是一个不能不说的人物°  刘氏本名刘娥,太原人,后迁徙到四川°父亲刘通为虎捷都节度使、嘉州刺史°随太宗皇帝出征太原,死在途中,刘家自此式微°其母梦见月亮入怀而怀孕°父亲死在军中时,刘娥还在襁褓当中,被寄养在外婆家,后母亲又病亡°最先,还有外祖父家可以依托,但外祖父家门庭虚弱、人丁希少,朝暮也得为糊口忧愁,刘娥对他们而言,也是一个糊口上的累坠°由于无依无靠,刘娥几回想自杀,分开这个磨难的世界°少年清贫的滋味,使这个原本无邪明媚的少女比平常女子多了更多的愿望和心计心情°  一天,游乡银匠龚美在刘娥的家门前摆摊,刘娥闲来无事,便在旁边看热烈°  游乡的工匠见多识广,见人能说人话,见鬼能说鬼话,不论是甚么人,都能搭上腔,边干活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你神侃,活干完了,拍屁股走人,下次有幸碰上了,那就是熟人°  银匠龚美看见刘娥后,一会儿被小姑娘的姣容吸引住了°心里想,我游乡串巷走遍了四川,阅人无数,从未见谁比面前这个小姑娘标致,按平话人的说法,真的是有沉鱼落雁之容,沉鱼落雁之貌,是一个任何男人见了都要引发一番感动的女人°是以,他禁不住对刘娥多看了几眼°刘娥被看得有些欠好意思,没好气地问道: 你干活呀!怎样老看我?   龚美说: 我并不是心存恶意,只因你的丰度年夜贵°我阅人无数,从未碰见《汗青故事,古代故事,汗青小故事,汗青人物故事,闻名汗青故事,古代汗青故事!汗青故事,古代故事,汗青小故事,汗青人物故事,闻名汗青故事,古代汗青故事》过像你如许貌美而年夜贵之相°   刘娥觉得龚美是在讥讽本身,有些落漠地说: 我是一个很穷的人,吃了上顿没下顿,连糊口都没有下落,谈甚么年夜贵啊!    像你如许一个佳丽,还愁没衣穿、没饭吃吗? 龚美反问道°  刘娥回覆说: 你怎样还如许措辞,何须要取笑我呢?    我也一样是个穷小子,如何可笑话你? 龚美辩白道°   那你为何要说如许的话呢?   龚美见面前这个小姑娘说得无邪率直,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斗胆的设法,在这个小佳丽身上投资,赌一把,说不定能赚年夜钱°  龚美虽是一个小生意人,却有独到的目光,他想在这个小姑娘身上投资,做一笔仿佛很可贵到回报的投资°  龚美是个伶俐的投资人,他在做一笔疯狂的投资,投资对象:美男;期望值:美男变贵妃°  因为有了投资的设法,他便对刘娥讲,说他有一个法子,能使刘娥此后豪富年夜贵,吃不完、穿不尽°  刘娥觉得龚美哄人,不想理睬他了°   我说的是真的° 龚美当真地说, 只要你可以或许听我的话,临时忍耐辱没,吃点苦,我保你此后必然能享受荣华富贵°   刘娥见龚美不像是恶作剧,也有所心动,心里想,历来做人都要能屈才能伸,吃得苦中苦,才为人上人°假如真的能有好日子过,临时吃些苦、受些罪算不了甚么°但她不知道龚美如何给她带来荣华富贵,半真半假地问道: 你说说看,如何才能获得荣华富贵?   龚美知道刘娥心有所动,便对刘娥说出了他的打算,他叫刘娥随他进修鼗鼓,然后一同上京城闯全国,凭她的美貌和本身教给她的身手,假如能获得哪位王子皇孙的欣赏,说不定便可平步青云,荣华富贵也就缠上她了°  刘娥垂头想一想,感觉本身已经是贫困潦倒,呆在这穷山沟里,永无出头之日,出去闯一闯,说不定真能交上好运°只是益州离京城,远隔千山万水,本身一个弱女子,身无分文,怎样去呢?  龚美仿佛看穿了刘娥的苦衷,便说只要她愿意,其他就不消她费心,他能想法子°刘娥说道: 我同你非亲非故,你凭甚么要帮忙我?    我虽是一个银匠,也颇通相术° 龚美说, 你有后妃之相,未来必然能豪富年夜贵°    我此刻是个穷光蛋° 刘娥依然不安心地说, 没有甚么酬报你°    我也不敷裕,也不要你顿时酬报我° 龚美当真地说, 只要你往后有了出头之日,不要忘了我就行,当我有坚苦的时辰,救济我一二便可°   刘娥本是一个弱女子,糊口在僻陋的乡下,每日三餐都有问题,那种富贵的糊口,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°听龚美说得当真,不像是恶作剧,便提议与龚美结拜为兄妹,往后有了出头之日,必然不忘龚美的年夜恩年夜德°  龚美固然是梦寐以求,两人真的焚喷鼻对拜,结为异姓兄妹°然后,两人结伴,一同前去京师°  这趟京师之行,对刘娥,是走出穷山恶水,到京城去试试看,对龚美,则是一项投资的最先,投资项目:佳丽°  二. 佳丽进京  在赴京城途中,龚美教了刘娥一项身手----打鼗鼓,鼗鼓是一种两旁缀矫捷小耳的小鼓,有柄,执柄摇动时,两耳双面伐鼓作响,俗称 货郎鼓 °本来是小商贩用来兜揽顾客的道具,配上鼓声唱着曲子,就成了一种说唱艺术°  本来,龚美小时本是个玩鼗鼓的,后来才转业做银匠°他的鼓词鼓术,都是在传统根本上颠末改进的,有一种怪异的风味,非分特别地新奇新颖°刘娥生成丽质,聪慧绝伦,加上心灵手巧,鼗鼓的敲击方式一点即通,教唱的曲儿一学即会,更兼珠喉委婉,唱起曲儿非分特别悦耳°有时,她感觉龚美教的词调有不完美的处所,还要自行点窜,故她的击打方式和唱的曲调是后来居上而胜于蓝°一路上,两人边走边卖唱,后来又买了一面小铜锣,每当表演的时辰,龚美敲铜锣,刘娥打鼗鼓唱曲,竟然缔造出一种男女合演的花鼓戏°这在那时可是新颖事儿,二人逢州过县,走一路,唱一路,吸引了很多的不雅众,乃至还在很多处所引发颤动,不单吃住的问题解决了,并且还略有节余,两人额外兴奋°  两人到了京师,在最富贵的地段找了家客栈住下°第二天,便在闹市区找一块空场子,打起鼗鼓,敲响铜锣,摆地摊卖唱°  打鼗鼓的身手,在京城是一件新玩艺儿,之前从没有人如许玩过°京城的特点是人多,并且闲人特多,闲人都喜好瞧新颖、凑热烈°他们忽然看见一名绝色佳丽,敲着别致的鼗鼓,唱着悦耳的曲儿,一会儿就围了过来°刘娥见围的人多了,表演起来非分特别负责,有节拍的鼗鼓声,银铃般的歌声,加上修长的身材,更有矫饰风流的表演,使围不雅者如醉如痴,三五日间,便颤动了汴梁城°人们争相前来不雅看,刘娥的名望也愈来愈年夜,两人赚得个钵满盆满°  赵恒此时年方十四岁,被封为襄王,还没有册立为太子°他早就传闻蜀中出佳丽,欲找一位川妹子做侍妾°传闻京城来了个唱鼗鼓戏的川妹子,有沉鱼落雁之容,沉鱼落雁之貌,不单长得标致,曲儿也唱得悦耳,便动了好奇之心,欲前去一睹为快°带了几个近侍,微服去看刘娥的表演°  刘娥固然年数不年夜,但颇通情面圆滑,见一个气宇非凡的令郎,带着几个侍从挤进来不雅看,知道定长短常人,便拿出满身的绝活儿,表演起来非分特别负责,乃至有时抽个空儿向这位令郎哥飞个媚眼°  赵恒也是情窦初开之时,初见刘娥的花容玉貌,已被她的美色弄得目眩魂摇,再加上刘娥成心地目挑眉语,黑暗传情,更惹得他意马心猿、满身发热,巴不得冲上前往将这位佳丽搂在怀里,狠狠地亲上几口,怎奈在稠人广众之下,由不得本身的性质°回到府邸,他当即命人去把打鼗鼓的女子召进襄王府°问起刘娥的出身,她说本身姓刘,名娥,山西太原人氏,后来漂泊到益州,祖名延庆,曾在晋、汉时期做过右骁卫年夜将军°父名通,在太宗朝做过虎捷都批示使,伴同太宗出征太原,半途病逝°母亲不久也病逝,她是由外婆家扶养长年夜的°后外氏人接踵归天,就与表兄龚美游走四方,以卖唱生活°前不久才来到京城讨糊口°说到悲伤处,两眼含泪,一副凄惨之态,令人越感觉我见犹怜°  赵恒是越看越爱,越爱越看,立即决议,将刘娥留在襄王府做侍女°  刘娥伴同龚美进京的目标,就是要投身令郎天孙,谋求荣华富贵,进京不久,就有此奇遇,平步青云进了襄王府,固然是梦寐以求°  龚美的投资项目,第一步已成功了°刘娥也如愿以偿,进了富贵官宦人家°  龚美的投资,可以或许收到回报了,他在等°  三. 佳丽进宫  赵恒贪恋刘娥的美色,才将她收入王府°刘娥进入襄王府后,名义上是侍女,现实上享受着远远跨越侍女的待遇°  刘娥进京的目标,就是要找一个令郎天孙,过上那荣华富贵的日子°进了襄王府,同襄王赵恒,一个有情,一个成心,一个是含情眽眽,怜喷鼻惜玉,一个是移篙近舵,投怀送抱°真是洛皋解珮,幸遇陈思,神女行云,巧逢楚主°两人相怜相爱,胶漆相投,失落进了温顺乡,熔成了鸾凤交°  赵恒的乳母泰国夫人,对来历不明且身世卑贱的刘娥十分不满,要求赵恒将刘娥摈除出襄王府°赵恒合法少年,碰到刘娥如许才貌双全的女子,心心相印,若何能等闲舍弃°乳母见赵恒不听话,便将这件事告知了太宗皇帝°  太宗传闻儿子小小年数便沉湎于女色,勃然年夜怒,迫令赵恒当即将刘娥逐出襄王府°  乳母的话可以不听,父皇之命倒是难背,万般无奈之下,赵恒只好将刘娥送出宫,概况上是将她送回四川老家,背后却将她送到心腹幕僚张耆(原名张旻)的家里°张耆暗暗放置家人悉心赐顾帮衬刘娥,为了避嫌,他本身天天都睡在襄王府中°  赵恒送走刘娥以后,奉太宗之命,娶了名将潘美第八个女儿为妻,潘氏成了他第一名正妻°赵恒固然娶了潘氏,但一有机遇,就暗暗溜到张耆家与刘娥私会,张耆的家酿成了他金屋藏娇之地°  刘娥的处境固然不那末名正言顺,一般的女子,可能会厌倦这类鬼鬼祟祟的糊口,但刘娥不是平常女子,此时的她并没有自怨自艾、怨天尤人,而是借这个机遇,在张耆家里博学多才,遍读史经,研习琴棋字画°  赵恒见刘娥如斯善解人意,更是对她刮目相看,从心里真正地爱上了这个女人°刘娥是赵恒第一个真正爱上的女人,并且这份恋爱毕生不变°  投资人龚美在等,他在等投资的终究回报,刘娥在等,她要等那出头之日°资本同享是久远的,期待是漫长的,两人这一等,等了十五年°  十五年后,太宗皇帝驾崩,赵恒即位做了年夜宋第三代皇帝°赵恒做了皇帝后,当即派人把刘娥接进宫,刘娥终究扒开乌云见太阳,重见天日了°  刘娥进宫以后,当即被封为佳丽,不久便荣升为德妃°按宋宫轨制,皇后以下的命妇首要有妃、嫔两等°妃有贵妃、淑妃、德妃和贤妃四等,嫔的品级则多达十七等,其下又有婕妤为一等,佳丽为一等,才人和贵报酬一等°那时赵恒的第一任老婆潘氏已死,第二任老婆郭氏封为皇后°  刘娥素性机灵,为人机巧多变,对郭皇后十分周到,与其他嫔妃相处得也很好,算得上是八面见光°因为她很会处置人际关系,宫中嫔妃没有人不喜好她,包罗宫女在内,无人不称她贤德°  时隔不久,刘娥进位修仪,不久,又封爵为德妃,地位不竭爬升°  刘德妃得宠以后,称龚美为兄,命他改姓刘,然后要求赵恒赏给一个官职°这个伶俐的投资人,公然收到了回报°  四. 赵祯的出身之谜  郭皇后归天后,宫中还稀有名嫔妃,最得宠者当属刘德妃,次为杨淑妃°  此时,赵恒还没有子嗣,故去的郭后固然生过三个儿子,但个个短寿,没有一个活下来;杨淑妃也生了两个儿子,也都前后夭折°刘德妃很想生个儿子,好向赵恒要求继续皇后之位°无奈肚皮不争气,使尽了满身解数,也没有怀上龙种°这时候候的刘德妃,已是三十七岁的女人了°看来,她是一只不生蛋的母鸡,射中注定不克不及生儿子了°  赵恒望子心切,又选纳前宰相沈义伦的孙女沈氏进宫为才人°此时的沈氏只有十四岁,又是名门以后,这个女人进宫,对刘德妃在宫中的地位带来了庞大要挟°朝中群臣一向同意立沈才报酬新皇后,赵恒却迟迟不亮相,明显,贰心里还有个刘德妃°刘德妃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,郭皇后活着的时辰,她没有非分之想,当郭皇后没了的时辰,她对中宫之位其实是有些心动°但她知道,本身肚皮不争气,不克不及生儿,假如有儿子,就有了竞争皇后的本钱°颠末一番苦思冥想,终究想出了一个偷梁换柱,也就是借腹生子之计°  刘德妃先用本身的侍女李氏的美色去感动赵恒,让李侍女去做赵恒的司寝°司寝的职责,就是给赵恒铺床叠被,固然,只要赵恒兴奋,她随时可以在阿谁床上陪主人睡觉°  刘德妃的目标很明白,本身生不出儿子,就让李侍女去替她生,等她怀了龙种、生了儿子以后,抱过来据为己有,酿成本身的儿子°这是她借腹生子的全盘打算°  李氏是杭州人°父亲李仁德在吴越王时曾任左班殿值,母亲早年归天°吴越归顺于宋廷后,李仁德在迁移汴梁的途中染病身亡°继母携所生子改嫁,只剩下李氏孤伶伶的一小我,无觉得生,只好削发为尼,在尼姑庵讨一口饭吃°  有一次,刘德妃到尼姑庵拜佛,见李氏边幅娇美、举止自在,料定她是一名大师闺秀,便与她扳谈起来°李氏像是碰到了良知,对刘德妃说起了本身的出身°刘德妃顿起惺惺相惜之感,将李氏带出尼姑庵,收为本身的侍女°李氏文娴静静,缄默寡言,深得刘娥信赖°  李氏年青,人也长得标致,并且脾气暖和、善解人意°  赵恒很快就喜好上了这个新来的司寝,不需要李氏自动提出要求,赵恒就临幸了她,由司寝变成侍寝,几度云雨,李侍儿公然怀上了龙种°  一次,身怀有孕的李氏随赵恒出游,不谨慎碰失落了头上的玉钗,玉钗失落落在地°赵恒暗自祷告:玉钗若无缺无损,当生下男孩°摆布取来玉钗,公然无缺如初°这虽是一个传说,但既从侧面反应了赵恒求子若渴的火急表情,也是赵恒无奈之余乞助神灵降子的真实写照°  年夜中祥符三年(一0一0年)四月十四日,李氏十月妊娠,一朝临蓐,公然是个儿子°  赵恒中年得子,年夜喜过望,给这个新生婴儿取名受益;并晋封李侍儿为才人°这个受益,后来更名赵祯,就是宋仁宗°  刘德妃未将这个孩子留在李才人的身旁,而是抱过来据为己有,这就是她假想的偷梁换柱之计°刘德妃把李才人生的儿子抱过来后,对杨淑妃说,由她们两人配合扶养这个孩子,杨淑妃为人随和,一口准许了°为了避免本相外泄,刘德妃峻厉地警告宫中的宫女寺人,就说孩子是她生的,谁如果说漏了嘴,后果自大°  刘德妃所说的后果是甚么,这些宫人清晰得很,除死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°从此,赵受益的出身成了宫中的一等秘密,谁也不敢提这件事°  想到严重的后果,谁敢拿本身的人命恶作剧呢?  李才人做人历来很暖和,眼看本身的儿子被刘德妃抱走,心里固然不兴奋,但慑于刘德妃的势力,也不敢吐露任何不满的情感,不然,不但会给本身带来灾害,可能还会危及儿子的平安°  赵恒溺爱刘德妃,也默许了她抱养李才人之子这件事°  从此,赵受益的起居就由刘德妃和杨淑妃顾问,赵受益呼刘德妃为年夜娘娘,呼杨淑妃为小娘娘°  刘德妃终究如愿以偿了,本身生不出儿子,却冠冕堂皇地当上了皇子赵受益的生母°  刘德妃以色得幸,专宠后宫,这是私欲而至,好在刘德妃虽有心计,却未为恶,事郭后尊重有加,待杨妃也以和为贵,固然将宫中侍儿所生之子据为己有,仿佛有些不仁道,但她上不敢欺罔赵恒,下也未加害李氏,只不外借此以攫皇后之位,妄想尊宠罢了,固然有些狡猾,但也无年夜恶°后世之人不齿刘娥的行动,将这段故事演绎成匪夷所思的 狸猫换太子 ,至有狸奴换主之谣传,并说这件事是太监郭槐一手筹办的,包拯三审郭槐,导致仁宗皇帝寒窑认母°这都是捕风捉影、荒诞乖张之谈,都是文人诬捏出来的,描述固然滑稽,但却曲解了汗青°  五. 后宫有了新主人  后宫无主,时候长了不可,赵恒禁绝备再拖了,他决议要立新皇后°  那时的皇后候选人有三个,刘德妃、杨淑妃、沈才人,此中,刘德妃的要求最火急,并且她还在背后给赵恒吹了很多的枕头风°  册立皇后是件年夜事,赵恒固然要与年夜臣们商讨一下,不外,他的立场很开阔爽朗,就是要封爵最溺爱的刘德妃为后,谁知他的话刚出口,就引来了剧烈的否决声,翰林学士李迪认为,刘德妃身世微贱,不足已母范全国,旗号光鲜地否决立刘德妃为后°  赵恒闻声神色年夜变,辩驳道: 刘德妃祖父刘延庆在晋、汉的时辰做过右骁卫年夜将军,父亲刘通在太宗皇帝驾前,官至虎捷都批示,世代将门,怎样能说是身世微贱呢?   参知政事赵安仁出班启奏,他说沈才人是宰相沈伦的孙女,出自相门,更适合当皇后°  这就是说,沈才人身世名门,汗青清白°  看来,大师都不认同刘德妃,对她的经历压根就持思疑立场,甚么祖父是右骁卫年夜将军,父亲曾任都批示使,可能都是造假,不足守信°由于这些都是她本身说的,谁也不克不及证实她的身份°  赵恒见几臣群起否决,霸道地说: 刘德妃入宫在前,沈才人入宫在后,不克不及乱了顺序°   堂堂的一国之君,居然说出了如斯荒诞乖张的话,封皇后也要论资排辈,讲求个先来后到°群臣见皇上发了脾性,谁也不敢作声了°  赵恒见大师恬静了,放缓了口吻说: 朕曾在宫里宣谕,不管哪个嫔妃,谁师长教师得儿子,即立谁为后,此刻刘德妃生下的皇子已三岁,君无戏言,朕怎样能自食其言,掉信于德妃呢?   其实,这个儿子究竟是谁生的,他本身清晰得很°他为了能使本身心爱的人顺遂地登上中宫之主的位子,竟对文武百官撒了个弥天年夜谎°  群臣听了,再也没有人多言°既然她生了个儿子,并且这个儿子行将立为储君,母凭子贵,皇上力排众议,谁还敢再说甚么呢?  赵恒见否决的人闭嘴了,便命丁谓传谕学士杨亿草拟圣旨°  杨亿为人很朴重,他觉得这事终不当,不愿奉旨°丁谓劝道: 学士委曲作了此诏,不愁不富贵啊!   杨亿摇摇头说: 像如许的富贵,不要也罢,你仍是让他人去享受这个荣华富贵吧! 丁谓见杨亿拒不奉诏,欠好强求,只好号令其他学士草拟这份立后圣旨°  年夜中祥符五年(一0一二年)十二月,刘德妃正式被立为皇后,继位中宫°  六. 皇后的野心  刘氏本来是益州穷山恶水的一个小女子,因为碰上了一个目光独到的投资人,才走上了青云直上之路°进京以后,凭姿色取宠于赵恒,进宫以后,从佳丽、修仪、德妃,一向爬升到后宫的最高地位----中宫之主°她的命运,极富传奇色采°  刘氏当上了皇后,并没有健忘她的投资人兼合股人龚美,除命他改姓刘,还给他谋了官爵°如许做:刘后有了宗族,刘美成了国戚°  龚美的投资,终究获得了回报°  龚美改成刘美,成了皇后宗室,既成了皇亲国戚,又得了高官厚爵,身份当即就尊贵起来,不单不像做银匠时被人不放在眼里,反而还有人来凑趣他°翰林学士钱惟演得知刘美还没有妻室,当即托人保媒,将本身的妹子嫁与他,做个间接的皇亲国戚°  李才人呢?刘后见她只是恭敬,又由赵恒加恩授为婉仪,不久,进位顺容°  刘娥是该报恩的报恩了,该抚慰的抚慰了,然后,问心无愧地做起了正宫娘娘°  刘娥由一个江湖女子,一跃而成为皇后,是甚么吸引了赵恒,铁了心要立她为后,使她在浩繁嫔妃的竞争当中脱颖而出呢?这不是仅凭脸蛋长得标致就可以申明这个问题,由于赵恒立她为皇后的时辰,她已是四十三岁的老女人了,不管怎样调养,容颜绝对照不上才十多岁的沈才人°她可以或许成为中宫之主,得益于她的聪明和才华°她不但将后宫事务处置得层次分明,并且还执政政方面赐与赵恒很年夜的帮忙°  刘娥住在张耆府中等了十五年,苦读了十五年,虽然说不上通古博今,但确切是一个多才而有心计的女子°同时,她还有一项拿手,就是过目成诵,一篇文章,只需看一遍便能背诵°继位中宫后,更留意时事,博览经史,每当赵恒退朝,批阅全国奏章到深夜,她老是陪同在身旁,看到赵恒对奏章的处置,她都逐一服膺于心°赵恒有所疑问,她即旁征博引,滚滚不停,给赵恒供给帮忙°这即是史乘所记录的: 后性警悟,晓书史,闻朝廷事,能记其本末,赵恒退朝,闻全国封奏,多至中夜,后皆与闻宫阖事,有问辄博引,故实以对°   正由于如斯,赵恒加倍注重刘皇后°  从这个时辰起,皇后的心里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愿望,这就是,汉子能做到的事女人一样也能做到°唐代的武则天不是在皇帝的御座上也坐了好些年吗?她要让全国的汉子看看,女人也能干事°在这类心理的差遣下,刘皇后逐步地就干涉干与朝政了°